国产原创寥寥无几 幼儿图书亟待改变”文化缺席”

光谷书城读书的孩子 拍摄:孟繁永

光谷书城读书的孩子 拍摄:孟繁永

湖北日报消息 (记者文慧)暑期,江城儿童图书销售进入旺季,平均增幅达3成。书店经营者喜不自胜,但图书出版界人士却忧心忡忡——高居销售榜首的绘本图书90%以上都是舶来品,国产原创作品寥寥无几。

满眼尽是“洋绘本”

在崇文书城和光谷图书城少儿图书区,“洋绘本”均被摆放在显眼位置。无论是精装册还是平装本,那充满童趣的图画、柔和饱满的色彩吸引了许多小读者。

在洪山区开了一家绘本书吧的孟繁永,是江城最早接触绘本的专业人士之一。他介绍,绘本是日文叫法,英文称作PictureBook,是以手绘为主、兼有少量文字的书籍。作为一种重要的儿童文学样式,绘本于百年前出现在西方,是欧美等国公认的最适合儿童早期教育的读物。

绘本被引入我国始于上世纪90年代,海豚传媒是该领域的重要代表。湖北海豚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鲁介绍,以读图为主的绘本阅读更具直观性和形象性,符合儿童审美需要,能潜移默化地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,对其思维、语言和审美能力的提高有很大作用。

正因如此,绘本获得了不少70后、80后家长的青睐,法国的《不一样的卡梅拉》、比利时的《玛蒂娜》系列、美国的《夏洛的网》、英国与爱尔兰的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、日本的《小熊宝宝》等,都广受热捧。在卓越网、当当网2010年的少儿图书排行榜上,排名前百位的绘本几乎全部是洋面孔。

启蒙教育现真空

虽然多数引进版绘本制作精美,且试图为孩子构建一种超越国家和民族的人格结构,但“洋绘本”当道,还是引起了不少专家学者担忧。

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一次讲座中曾表示:“虽说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,但我们却无法指望国外的绘本能承载多少我们的民族文化含量。这是一种隐性的文化忧虑。”

对此,武汉“果壳森林”绘本书吧负责人孟繁永颇为认同。他认为,中国原创绘本的缺位,可能意味着中国传统文化在幼儿启蒙教育中的缺席。

供职于某人力资源公司的陈显敏是绘本爱好者,她给6岁的女儿买了近百本绘本,在感叹国外绘本“润物细无声”的同时,绘本中的一些西方元素也让她担心。“有本书里写道,‘上帝会看到你做的一切’,孩子问我上帝是谁,我没法回答。”陈显敏说,受国外绘本影响,女儿常要吃“草莓派”和“铜锣烧”(两种甜馅饼),对过圣诞节比过春节还热情,称呼邻居一对王姓夫妇为“王先生、王太太”,让人哭笑不得。

“为什么不能让孩子浸润在中国元素中长大?”陈显敏引用了我国原创绘本作家熊亮的话说:“一个人小时候看过听过的东西永远不会忘,要给予我们的孩子一个‘可记忆的中国’,这是弘扬中华文化、增强民族自信的根本。”

原创绘本难“给力”

在位于中南路的“梧桐若语”绘本书吧,店员李会丽找了很久,才找出几本国内原创的绘本图书。记者翻看发现,与国外绘本相比,画面略显粗糙,书中人物和动物的形象夸张,配图文字也有较强说教味,“孩子们不大喜欢”。

湖北海豚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鲁承认,与国外绘本相比,我国原创绘本在艺术性上差距很大。在武汉某亲子论坛上,妈妈们为国产原创绘本“把脉”的结果是:对读者的年龄划分不细,对不同年龄段的儿童缺乏针对性的故事设计与图画风格;对儿童心理研究不透彻,无法从孩子的角度来理解世界。

由于出版商不愿意投入,仅靠版税维生的绘本作者窘迫不已。徐鲁介绍,原创绘本定价不超过20元,目前绘本发行量最高不过1万册,绘图者能得到的稿酬不足1.5万元。而创作一本绘本,通常要画上大半年。正因如此,我国每年新出的原创绘本不足百本,专攻原创绘本的作家也不过百人。

据了解,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已推出了百部中国原创少儿图书的创作活动,以专项资金支持原创绘本制作。“希望这是一个好的信号。”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一位编辑如是说。

来源:http://www3.xinhuanet.com/chinanews/2011-08/05/content_23394093.htm(原文把我的名字写成“孟繁勇”了)


About

Leave Comment